小心乐成毁了我们的人生

  • 小心乐成毁了我们的人生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伤感语录

  前不久老友小聚,遇到了N年未曾谋面的朋友A,若干年前干瘦如柴的他,如今已经发福得厉害,直逼那些低头看不到脚面的孕妇。衣着也鲜明,端的是有了身家的姿态。仔细一探询,原来已经在小城里荣升为某科局的领导。

  因为对坐的是我们一班头上没有乌纱帽的人,所以A自然迅速确认了自己的首领职位,一餐饭之间,别人只能当听众,听他说些政界是非,不是谁升了正处,就是谁有了豪宅,再有就是重复提及的当年勇,说的是一个草根如何闪展腾挪使出十八般武艺爬上现在位子的自得。至于我们这些当年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过的无名小卒—本人来吃这顿饭,明白是给你们赏光了。

  我没有那么狭隘的肚肠,听不得别人的自得,只是,仰望一小我私家自获得忘形的演出,照旧很有点感伤的。当年的A天性憨厚,忠厚善良,从不乱打诳语。却不想,只是短短几年,竟然沦落到了如此市侩的嘴脸,不能不叫人感喟乐成二字毁人的力量。

  连带着想起家乡村子里的一个支部书记。原来也是天职的庄稼人,厥后同乡里的干部扯上关系,当上了一村之长。人人都说他变了样子,初始我还不信,不久后因为怙恃要在村里盖屋子,于是提了两瓶酒去参见。因我还算有个公职人员的身份,所以他比对别人要客气几分。只是,那外交,先是问候了我们局长,亲热得像是拜了把子的兄弟,又提到了县长,却随随便便地大手一挥:那些鸟人,都水平一般了。

  我听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。好歹听他咋呼完了告辞出来,想到一个问题:一小我私家如果极端自我膨胀到一定水平,会像气球一样爆裂么?

  没过两三年,老家父兄传来消息,那位牛气冲天的村支书,因为贪污了几万元的公款,锒铛入狱了。

  自恋是人类的通病,大多平凡人因为尚有自视的功力,所以大部门时间还算能掌握得住。可总有些人,在追逐世俗界说的“乐成”时,徐徐失去了人类自己的纯良。

  前段时间,李阳家暴的事情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,我凑热闹随着去看,就看到了柴静对李阳的访谈。

  让我震惊的是李阳那副淡然冷漠的样子。说到三个孩子,他凛然看着镜头,狂言不惭:亲情是一种貌寝的工具;又提到老婆,照旧一如的淡然:对我来说,婚姻只是场实验;再提到自己的父亲,李阳用了另外一个词语—恶心。

  我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田地。之前,只知道李阳是乐成的斗士,却不想,在巨大的斗士光环背后,竟然深藏着这样冷硬无情的灵魂。

  柴静问得很无力:“那你在世的终极目标是什么?”

  “乐成”。李阳简练地回覆了这两个字,那一刻,他的眉宇间,跳动的是异样的色泽和喜悦。

  为了乐成,为了夺取众人的眼球和注视,这个男人,上飞机的时候总是最迟到的那一个。要的就是,空姐通过喇叭喊他上机的那种感受,要的就是在一机舱的人注视下款款而来的风度。为了要这种注视,他甚至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中,是不是有厌弃和藐视。

  睿智的柴静面对李阳,也终是哑口无言了。作为观众,我感应的是同样深刻的悲凉。乐成膨胀了他的野心,也膨胀了他的自我定位,一个李阳扑灭在乐成的起点上,更多的李阳,同样前赴后继地在乐成脚下折戟沉沙。

  所以,请一定小心,小心“乐成”打着华美的幌子,就那样润物无声地腐蚀和掠夺了你我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