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忆往昔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情感语录


孙小石醒来第一个感觉是头晕,脑袋嗡嗡直响。微微睁开眼睛,一道刺目的白光使眼睛生疼,慌不迭又闭上来适应了一下,这才睁眼仔细打量。
他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铁床上,铁床不大不小,正好容得下自己的身子,双手双腿都被牢牢的绑在床边,用的是小孩儿胳膊粗细的铁链,脖子和小腹的地方也被勒上两圈。
再看看天花板,只见四个圆形的大灯散发着刺目的白光集中在自己身上。
扭头向两边看看,这只是一个空空的小房间,暗青的地板、白色但有些发灰的墙壁。
孙小石扭扭身子,暗叹一口气:“唉!莫非我就葬送在这里?我才十六岁呀!还未成年呢,连女朋友也没有过!”
突然他想起一个问题:“我不是中弹了么?怎么没死?”
他故意蹙了蹙眉头,眉心中弹的地方还能感觉到一种烧灼的疼痛,但不很强烈而且只集中在表面皮肤上。
“难道我可以刀枪不入?”孙小石狂喜,“看样子是狙击手的把戏,哈哈!这样都打不死我!他娘娘个小猪皮!这世界岂不任我横行?!——大虫罗德曼写过一本书叫什么来着?《飞扬跋扈》?还是《为所欲为》?——管他那么多!反正以后要过一过无所顾忌的生活!嘿嘿!”
他手腕向下一翻,拇食两指轻轻捏住绑在胳膊上的铁链。
“老天保佑——”
随后猛地一加力,就感觉到手上的铁链慢慢变形。
“嘿嘿!”他心里一阵暗笑。
咯嘣!轻轻一声响,铁链已经断开了小小的一个口。
孙小石本想起身找人晦气,但转了转眼珠又重新放松下来:“我倒要看看那个龟孙子长什么样?这次得好好玩玩儿!”
他故意左右晃晃身子,弄得铁链咣啷啷直响。
果然,房门一开,两个人走近房间。
孙小石仔细打量。
一个中年男人,四十多岁,西服革履,头顶微秃,瘦小枯干,两颊深深陷了进去,更突出一双炯炯有神的圆眼。
旁边稍后跟着一个高大的年轻人,一身黑衣,一副黑色眼镜遮住小半张脸,头部棱角分明,脖子上筋肉虬结。
孙小石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两枪三命的人。
“小伙子醒了?”那个中年男人冲孙小石嘿嘿一笑。
孙小石绷着脸没说话。
“小伙子行啊!狙击枪都拿你没折——”
见孙小石依然那副冷冷的表情,中年人脸上肌肉牵了牵,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“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,这完全是一个误会,我们还以为你是对头那边派来的,没想到兄弟你——嘿嘿!”
孙小石怒火上窜:“事情没弄清就来一枪?!你是不是也想试试这滋味?”他全身的肌肉不禁绷了起来,弄得铁床咯吱咯吱直响。
黑衣年轻人向前猛跨一步,探手到了腰间。
中年人摆了摆手,冲孙小石说:“这件事是我们对不住小兄弟,知道你不是常人,所以又给你注射了点东西,希望不要见怪,不过没关系的,五个小时之后你就会恢复正常。”
孙小石心里一惊,暗暗催动劲力走了全身一遍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“难道这药物对我没有作用?”
中年人顿了顿接着说:“我们不想和小兄弟结仇,也不想惹上麻烦,这个地方将不会留下任何痕迹,我之所以来和你见上一面,就是表示真诚的向你道歉——当然,如果有可能,我是非常愿意交上小兄弟这个朋友的!”
他边说边掏出钥匙解开孙小石身上的锁链。
“我们可不是什么江洋大盗,嘿嘿,想必小兄弟也看见了我们惩处的是什么样的人!”
孙小石甩了甩铁链,将那个捏断的破口给他们俩人看了看,然后不屑的仍在地上。
那两人大吃一惊,齐齐向后退出几步,那个年轻人更是一把将手枪掏了出来,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孙小石。
中年人脸上冒出冷汗,心里怦怦之跳:“他妈的,这是个什么怪物?!要不是上面说他是个人才,早就将他干掉了,怎么可能留下这个大患?”
孙小石瞅瞅中年人的脸,呸!一口唾沫吐了出去,顿时中年人的半边脸来了一次圣洁的洗礼。
中年人脑门上青筋暴起,但他依然保持嘿嘿的笑脸,优雅的掏出手帕,慢慢地将脸上的唾沫擦掉,一边说:“应该!应该!”
孙小石一下来了个屁股蹲儿,脸上流露出见了比他还怪的怪物似的表情:“妈呀!受不了!!”
孙小石本身就是个小孩儿,根本不会记什么仇,顶多也就啐他一口唾沫,或者踢他几下屁股,这会儿早就把那一枪之仇抛到了脑后。
中年人显然是个心机深沉的厉害角色,他打定了惹不起就要拉拢过来的想法,想尽心思讨好孙小石,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,中年人像苍蝇似的粘在他周围,并且照顾的舒舒服服,为了讨他的欢心,扮孙子也在所不惜,甚至连美人计都使上了,只是孙小石太小,虽然在别人家里见过不少旖旎风光,但自己真的见了女人就脸红了,怎么也抬不起头来。
也亏得那个姓钟的中年人好本事,最后想了个法子,凭借三寸不烂之舌,将省里的一位大富豪说进了十八层地狱,说的孙小石义愤填膺,当场就要找那人算账,钟姓男人趁火浇油,马上将那人带了上来,原来他早就把人抓了来。
孙小石毕竟是小孩儿,上去一阵拳脚,直到那人没了求饶的力气。
中年人将那富豪带了下去,没想到隔了一会儿他笑嘻嘻的告诉孙小石,那人居然断气了,还“好心”安慰孙小石没关系,凭他们的手段,没人知道是孙小石干的。
孙小石一下子愣了,这可是杀人啊!
继而咬牙切齿的望着得意的“新朋友”。他明白过来,自己受算计了!!

最终,孙小石和中年人达成了口头上的协议,孙小石答应加入他们的组织,不过只是外围的,以孙小石的说法就算是“外聘”,而且做什么事都要经过孙小石严格审定才行,他可不想陷得太深。

孙小石在自己的新宿舍里美美的睡了一觉,醒来躺在床上,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,既有苦涩,也有甘甜。
他一直躺到屁股都有点发酸,这才懒洋洋的起床,看看天色,早就已经黑了,他将一件米黄色运动外衣随意的披在身上,打定了主意:“吃完饭,逛逛北京的夜景去!”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