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种爱|黑夜行

  • 一种爱|黑夜行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经典语录

  ——龙应台《目送》

  暗夜如海,我是海里的一叶小舟。此时小叶榕如黑伞撑在人行道上,稀疏昏黄的路灯偶尔透过小叶榕如鬼魅般洒在地上。晚自习后的我如出笼的小鸟哼着歌走在回家的小巷里。“咚……”不知那边发出轻微的声音,我止声扭头看去,“没人啊,”只有斑驳重叠的树影在摇晃。“有鬼?”我心里一惊,心脏缩紧,鬼吹灯里的惊悚局面浮现在眼前。我想加速脚步,无奈却脚下发软。一阵冷风吹来,我不禁打了个寒战,一片树叶正好掉在我的头上。我忐忑地转头张望,仍无发现,我加速脚步走出僻静幽暗的路段。

  走进小区,看抵家里明亮的灯光,我的心温暖了。我吃着妈妈备好的宵夜,急急地说:“妈,回家的路上有鬼,有鬼。”

  妈不屑地说:“晴晴,早告诉你不要看鬼吹灯,这下疑神疑鬼的了。”

  我坚持说:“有鬼,真的有鬼……”

  妈不耐烦地说:“你妈活了四十多年也没见过鬼,你个丫头片子就遇见鬼了?快去看书,另有三个月就高考了。”

  我喝着鸡汤,心里鄙夷着:哼,就知道限制我看电视,就知道限制我上网,就知道让我看书,看书,你以为我愿意给你讲啊,我早就不喜欢和你讲了。急遽吃完加餐,我走进自己的房间,关上门。坐在书桌前抱着书,心里仍一遍各处追念:那么明显的声音我肯定没听错啊,是鬼吧?否则我什么都没看见。不是鬼?是人?是猫?是风?是我看鬼吹灯变得疑神疑鬼了?

  敲门声响起的同时,妈的声音也响起:“晴晴,你关起来做什么,打开。”我在心里不屑着:你批评啊,我偏反面你说。嘴上说:“别打扰我,我要看书。”猛烈的敲门声无奈地寂静下来,我收敛心神走进书里。

  今晚该不会再遇见“鬼”吧?明亮的白月光透过树影,掩盖了那几缕昏黄的灯光。我走在明亮一些的小巷里,心里也明亮了一些。我平静前行,仔细视察。夜很静,人迹渺无,我犹如走在无人的孤岛。我正暗自庆幸今天感受尚好时,身后又传来“咚……”的声音。我回转身,似乎有个黑影飘一下就不见了。“有鬼……”我叫喊着往家狂奔。

  我惊魂未定地跑回家,“妈,真的有鬼,黑影,鬼影……”“晴晴,你真有理想症了吧,这是多数会,再别看你的鬼吹灯了。”这时父亲从里屋走出来责怪着,“别打岔,让晴晴说,怎么回事?”我赶忙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。“爸,你出差可回来了……”父亲淡定地说:“那我每天接你?”“我都是大人了,才不要呢。”“别怕,晴晴,你老爸就是专门打鬼的。”“真的?”父亲坚贞所在颔首。那一刻,温暖传遍我的全身。

  再下晚自习回家,心里一直涌溢着父亲的诙谐和自信,往日的风吹草动再也不觉得畏惧。日子依然在前行,我的高考也进入了更紧张的备考状态。

  那晚,为攻一道难题我在晚自习后滞留了好长时间。终于做好后才收拾书包回家。夜很黑,又走在小巷段,小叶榕摇动时的声音像呜呜的哭声。好长时间没有的畏惧感受莫明地升腾起来。身后的“咚……”又响起。我转头看时,一个高峻的黑影正在迫近我,“鬼……”我还没来得及放声大叫,黑影已经捂住我的嘴,我不停地挣扎,仍无济于事。此时我清楚地知道,他不是鬼,而是一个青年男人,我打不外他,我完蛋了。我颓然地闭上眼,瘫软在地。“晴晴,别怕,起来快走。”父亲急切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时,我睁想一看,两个男人已经扭打在一起。我赶忙拨打110。那青年男子见势差池,借机溜走了。我大哭着扑进父亲的怀抱。

  “傻孩子,别哭了。我早告诉你我是专门驱鬼的,这不是打跑了吗?”

  “你今天正好遇见我?”

  “笨蛋,我每天都远远地随着你呢……”

  作者简介:

  融玉,重庆女子。“墨安闲语”文学微刊编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