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米阳光:清明,遥想故土的那一方紫花苜蓿地

  • 一米阳光:清明,遥想故土的那一方紫花苜蓿地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情感语录

  文/一米阳光

  又是清明,驻立坟冢,有该向谁撒一撮最后的黄土。

  高原的旱榆正退着芽垢,燕子正衔来梦中的呓语,春天里,母亲的两朵雪花,是否还跟飘扬的柳絮一样纷纷扬扬。

  天堂的路,是否就在眼前,是谁将痛躺进了这一方生长紫花苜蓿的地头,闪电或者雷雨,四月的天,一路蜂蝶花香。

  扯一线鹞子,憧憬天空的影子,却总在一场沙尘暴里,让生命一生躲闪不及。

  不是没有泪,不是没有雨,我怕唢呐惊魂,我怕一个怀旧的人,总记不清父亲的模样,总怕点燃冥币的火焰,就把一种痛融进无尽的火光。

  又是清明,跪到灰尘,一片云就从远方飘来。

  父亲的镰刀还在苜蓿草上飞翔,累倒了就葬在苜蓿的根下,那一年紫红紫红的花朵就被晚霜催枯,母亲总是在冬日的夜阑中惊醒,他不知道天堂的父亲,可否再次听到鞭炮的回鸣。

  拄杖前行,当东风的柔手,再次拂过片片十里桃花,细细的雨是否就有了我头颅上纷纷扬扬的偏向,母亲眼睛瞎了,我不想张扬这晚春的美景。

  清明,是谁在那一方苜蓿地里膜拜。

  总有星光散失在时光的河流中,总有泪花和露珠一样晶莹,是谁漂泊的灵魂被清明的雨一一击碎,忖量和怀想总是被一杯酒肃立和独饮。

  千里孤攻,无处话凄凉,断线的宋词,总在我波涛的梦里抵达。

  又是清明,亲近泥土,当初的激情总被先祖培植,那一方家乡的紫花苜蓿地,将谁的心紧紧握住。

  我的生命本与诗无缘,是谁的哀切和寥寂成就了谁的文字。

  清明,我扯一丝亲情在旷野,母亲还在,月亮就在,我不怕,我掬着母亲的雪,趁着清明的月色回家。

  作者简介:

  王应虎,7O后甘肃诗人,喜欢散文,散文诗,诗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