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经冬雪凄风,怎知人生冷暖

  • 不经冬雪凄风,怎知人生冷暖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土味情话

  《一汪冬水,挑战季节峰巅》文:张清明

  「讶然而生叹息,也不枉活人间」

  /01/

  打开了话匣,总有语言摆谈,可天生秉赋,从不多言多语,就像现在。

  在河的堤岸,看见夹岸树木葱茏,植被笼罩,晨的人从中穿梭,仿若我,孤孑立单,彳亍着,去面对已到来之冬水,一波水汪,赶趟着,与我心情接缘。

  是不是再不思量,秋落尽的最后一滴泪,在前几天,悄悄地退出历史舞台,让冬袍笏登场,继而发生骄傲,使下过的一场淅淅沥沥秋雨,哀嚎控诉,颓废衰败。

  然管用么?非也。冬才是大爷,大步流星地,在我们每日看着,天天晨?,启幕撩窗,莅临面前,而不用解释。

  照旧让杨开模老先生《迎冬曲》,为冬之序幕,开启一方天眼。诗曰:

  霜肃林疏星色寒,歌声唱落蓼花滩。

  风临宝马殷墟外,月送云帆野水端。

  客意方兴开槛菊,乡愁难解展盆兰。

  姝香突破樊篱去,竞显才气天地宽。

  冬天来到,宽宽松松,没有紧绷冷峻面孔,只是开始,有些亦步秋之步履,攀缘而上,作一过渡,究竟,秋的憨厚忠实,也在“扶一程,送一程”中。

  既顺利交接,又找到慰藉,两两相憩,皆大欢喜,为四季明白传统美德,没有掉价,更不会失却分寸。

  其实,人生亦如四季,也有春夏秋冬,可许多人们,他们不认可而已。可我很是相信,但却从未在乎。

  /02/

  人嘛,仅为大千万物之一种,仿若老子斯言:刍狗而已。可刍狗者,乃古代祭祀时用草所扎成之狗,只在祭祀之前是很受人们重视的祭品,但用过以后即被抛弃。

  所以,这就要求我们人类,千万不要以为了不起,是港花一个,发生天生优越感;而应小心谨慎,谦逊漂亮,君不见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,谁能准确预见和知晓自己未来。

  这就是说,红尘能用上你我,就是你我之大幸;反之,待到垂老迈矣,它肯定无情地把你我抛弃,去与土地融为一体,而分不出相互。

  看看,从人类角度,我们欣欣然有了一丝内疚。对于季节之旅么?尚须深切体会,方能了悟真谛。

  觑觑吧!冬天之行旅,已经撒网开始,把一个初冬,弄出很是惬意,帅帅呆呆,酷毙称羡。虽说早晚有些许寒意,常令人感应必须加衣加裤,才气保暖护身,否则患上伤风,就委实欠好。

  但巴蜀成都平原,真正是个不错,每日上中下午,确实得任人欣慰,太阳懒洋洋地,像一温柔体贴小女人,美丽清纯,把俏美人光线,在天空悬挂,尽晃眼眸。

  而一朵一朵云彩,白白地,大团大团,拱卫着太阳,与蔚蓝色天幕,淘气并嬉笑打闹,把一抹天穹,弄成欣喜怡然景象,易于人们乐之陶陶,开怀舒心。

  慨而出行,去街巷,去公园,去农村,去旅游景点,让人与人、人与大自然,进行有效相同与契合,获知自己所要了解之奉献与索取,把冬这一季节的美丽与舒适,快快乐乐地调而侃之。

  不失为一种幽雅享受和珍惜,泛爱地加以展示,为人生添光增彩,延寿益年。

  /03/

  但此时,自己照旧感应,不啻之喜,却恰恰为秋的最佳送别,在纪念与留驻之间,牵缠万千柔情蜜意,柳树低垂,枝丫蔓绕,叶叶片片,尽皆泛出黛黑深蓝,像为奔赴远航之旅,离别作别。

  可仍有熏香扑鼻,忆却脑眸;更有一夜梦醒,丹桂茂盛,花蕊早凋,萦情于思,风骚总伴潇洒去,菊花芍药残卑迷。嘴唇之上,呷下一口香茗,酒盏觥筹交织,洒下清泪,我的恋人在何方?

  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”,抿却万千哀愁,肝肠寸断,为岁月无情,又少一年芳踪。依依惜别,恋人们开始从遥远回归,伫立家园,准备唢呐劲吹,跨越摆渡种种车儿船舶,在临近年关之时,喜接连理,孕育新的生命与未来辉煌。

  可照旧继续去觅食冬的寒意,这是作为人之必须要经历历程。不经风雨,怎能见彩虹;不经冬雪凄风,怎知人生冷暖。

  然眼下,在初冬时节,刚刚荏苒之美丽阳光,接续着秋高气爽,慢慢转换,“老去秋颜涧壑寒,风刀剔剪叶凋残。霜欺木落山容瘦,雁过天凝野色宽。砥石巍然如虎踞,苍松壮若胜龙蟠。雪花最解迎冬意,留与骚人次第看。”

  杨开模老先生《迎冬曲二》,在拈须茗咛之间,洋洋洒洒,把一腔诗意,为冬之韵曲,唱响寒流相侵,漫之肌肤,冷却心寒,讶然而生叹息,也不枉活人间。

  这时,我方笑靥,盯着整个天空,它似乎也很是兴奋或者欣赏,而我却已收束本心,多多迈出脚步,来一个逍遥之游,去认准一汪冬水,为挑战的季节峰巅,千帆竞发。

  一点一点地,慢慢挪动,把一切的一切,玩个洁净澄澈,遂之心愿,竞起冬旅,赏心悦目。

  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

  作者

  笔名:张清明。又名萧月月,资深网络作家,四川成都新都人。1962年生,小学五年级开始从事文学创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