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诉:她45岁患重病后,将扎心真相告诉你

  • 倾诉:她45岁患重病后,将扎心真相告诉你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土味情话

  精彩实录:得绝症后老公卖房救我,临走前我为他选好朋友

  01

  昕蕊是静水的老读者,她梦魇般的经历,听得我如芒在背,我们断断续续聊了近两年,凭多年的倾听经验,我断定她是个善良的女人。

  遇事凡不能两全时,她总是玉成别人,委屈自己。

  她患上了严重的心绞痛,生病的这几年,只要能忍着,她就去上班,挣的钱都用来治病了。

  最近,病情越来越严重,复发的次数越来越频繁,她终于挺不住了,不得不回家静养。

  你一定会问,这个女人有毛病吗?不知道养病如养虎吗?忍着痛苦还去挣钱?真不明白爱自己!

  其实,最初静水和你一样,对她的做法大为不解,徐徐地,我懂了她的苦。这种折磨,除了来自病痛,另有更扎心的原因:缺钱少爱。

  昕蕊上有一哥一姐,在家中排行老三,不知为何,她从小就不受父亲和姐姐待见,母亲去世后,她更是遭受家人千般刁难。

  从小在缺爱情况中长大的女孩,总想找一个真心疼自己爱自己的男人,但生活的真相往往是,你越怕什么,越来什么。

  老公大她八岁,把自己的原生家庭看得高过天,只要公婆小姑子小叔子有事,一个电话,他就颠颠地跑了已往。

  年轻时,男人脾气很大,若昕蕊对其稍稍不满,他就会恶语相加,甚至挥来拳头。

  他的心里,各人庭第一,老婆孩子其次,这么多年,一直都是这样。随着年岁渐长,男人的脾气小多了,徐徐理解到她的不容易。

  可一旦原生家庭有需要,他依旧丢下昕蕊,第一时间跑已往。就在大年初四,昕蕊心绞痛突然发作,公公一个电话,说婆婆不舒服,男人丢下她就走,她伤心又无奈。

  但阵痛事后,她照旧强打精神,去医院探望婆婆,并伺候了一夜,因为疲劳,第二天心绞痛又复发。

  结果,她不光未获得婆家一句慰藉,反倒换来一顿数落,婆婆说,一个家全指望她儿子,话里话外,就是昕蕊不挣钱还净花钱。

  昕蕊将她的委屈,在静水的读者群里吐槽后,各人纷纷为她鸣不平,其实,透过事情自己,我看得很清楚,但碍于颜面,想想也就没说破。

  02

  昨天,她问我:“静水,我能把自己的困惑在群里再求助下吗?”,“别说了,姐姐,谁都帮不了你。”我思考几秒后回她。

  读到此,你是不是觉得静水真无情,连个发泄的时机都不给?错!

  因为我受惊地发现,那些把自己的痛苦重复诉说的人,每说一遍,痛苦就加剧一次,听的人会越来越麻木,甚至转眼便对其絮叨不休的不幸遭遇感应厌烦,还会刻意回避苦主。

  所以,这一次,我把昕蕊的故事,前前后后,认真梳理一遍,站在局外人的角度,鲜明地给出自己的看法。

  一是帮她分析问题掂清现状,二是提醒更多的姐妹,提早计划自己的人生,以防中年掉坑。

  昕蕊:静水,我这两天走进死胡同了,老公啥都听他怙恃的。

  静水:一直不都是这样吗?你手中的钱够看病的吗?

  昕蕊:很久不上班了,手中没钱。

  静水:有没有自己的小金库,或者投资的小理财?

  昕蕊:没有。不外我许多年前,给自己买了一个保险,理财性质的,过几年才返现。

  静水:那现在治病老公给钱吗?

  昕蕊:出钱,出于责任与义务吧,但我感受不到他的爱,许多时候他的做法让我寒心。好比,上次我犯病,他无视我的痛苦,家人一个电话他就走了。

  静水:人在生病的时候,何等需要亲情和温暖,这些你都没有,越在乎越伤心。

  昕蕊:是的,其实,对我来说,现在最缺的是爱,钱已经其次。

  静水:钱和爱一样重要,没有钱,也许你早就没命了,没有爱,至少你可以选择自己爱自己。

  昕蕊:是的。能动的时候,我之所以坚持带病上班,就是不愿意靠别人,自己挣钱心里踏实,不用看谁脸色,唉,现在身体每况愈下,彻底无法事情。

  静水:昕蕊姐,多保重,谢谢你,给我提了个醒。

  昕蕊:把我的故事,写出来吧,提醒姐妹们,这辈子要找个真爱自己的人,然后提前计划人生,多攒点钱,有备无患,别像我,病重以后,没有尊严,到现在才明白这些原理。

  03

  昕蕊的话说得无比扎心!突然让我想起最近一句流行语,中年人的瓦解是从缺钱开始的。

  昕蕊的遭遇,外貌看是缺钱少爱,在静水看来,比缺钱少爱更可怕的是缺乏自我掌控的能力。

  其实,许多女孩都带着一箩筐来自原生家庭的伤害,摸爬滚打往前走,但面临二次投胎时,却有了差异的选择,那什么样的女孩最厉害?思想独立的女孩。

  一有明确的择偶尺度,并坚守自己的底线。

  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,并拎得清自身的筹码。

  三如果遇不到两情相悦的情感,情愿委身于一个真爱自己的人。

  就像最近热播的电视剧《都挺好》中的苏明玉,18岁那年,就被迫离开家,打拼人生,她很清楚自己的目标,吃尽苦头,最终获得了由内到外的蜕变与生长。

  那什么样的女孩容易掉坑?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女孩。

  掉坑的女孩大多单纯善良,因为年少缺爱,很容易被温情蛊惑双眼,就像昕蕊老公当年的说辞——大你八岁,才知道疼人呢。

  轻信誓言的她,婚后这么多年,并未被这个男人善待。

  我告诉昕蕊,凡事往利益想,他还不算渣男,至少舍得出钱为你看病,虽然得不到一句暖心的关爱。

  至于婆家对你的苛责,多数源于人性的自私与狭隘,放过她们,也宽慰自己。

  目前,你身无分文,又失去了康健,选择权完全在别人手中,哪里有说“不”的权利呢?

  其实,老天的宽容是有弹性的,如果今生没有遇到一个懂你的人共度一生,是不是就真的完蛋了?

  非也!

  别忘记,人生是自己的。

  在静水看来,人生的苦无非来自两个方面,人和钱,人:靠不住别人靠自己,钱:别人不给自己挣,就这么简朴。

  但这个黄金规则,是有保质期的,你需要提前觉悟,越早越好,男女通吃。

  就像昕蕊,这么多年,如果不是一味执拗于“男人在不在乎我”,“公婆对我好欠好”,“父亲为何和我过不去”的状态,而是选择揭竿而起,为活出自己去拼命去争气,体内充满能量,也许不至于患上这种病。

  有时候,你的善良在我看来更多是软弱,你的宽容更多是无奈,恕我直言。

  04

  男权社会,女性自己就是弱者,但必须认可,这个时代已给予女人更多选择的权利,你完全可以做到居安思危,提前储蓄自己的人生。

  看多了那种诸如“有钱人比你烦恼”、“女人想要的幸福很简朴,跟钱没关系”等自我麻痹的毒鸡汤,我都想骂人。

  别再自欺欺人了,一切的矫情和装逼,咆哮和压抑,都是源于缺钱少爱。

  传统母差角色决定了女人注定比男人为家庭牺牲的多,谁让我们是妈妈呢?就像我,可以绝不谦虚地说,我哪点都不比张先生差,但为什么两人商议之后,我愿意蒙受风险,回归家庭呢?

  一我俩上班都很忙,时常顾不上孩子,真心不愿意错过孩子的黄金教育期和陪伴期。

  二裸辞之前,我做足了职场备胎力储蓄,万一泛起我挣不到钱被老公欺负的情况,我随时都可以重回职场,相信养活自己不成问题。

  三家庭的全部收入,他放心交给我打理,因为挣得不多,花销起来就很费心,所以,我会精打细算,做好家庭理财。

  好比:我会提前计划,为家庭的每个成员配置合适的保险,加固小家抗风险能力。也会每个月拿出一部门,用来购置基金,理财等生点小钱,挖东墙补西墙,遇上了地产红利期,捯饬了频频房产。

  许多伉俪,实行经济AA制,横竖我是无法接受这种模式,在静水看来,无论挣多挣少,若另一半挣的钱,不让你知道来龙去脉,这种婚姻怎么都让人不安,好的婚姻一定要乐于谈钱。

  另有,在小家庭和原生家庭之间,保持须要的界限感,两小我私家过日子,最好别让两各人人掺和进来,友情帮扶可以,但不要让其干预干与你们的生活。

  四有人说静水活得很用力,是的,一点都不外。我从不否认,我不智慧,但很努力,做事足够用心。

  这么多年,人生一直处于精进状态,所以,我不担忧挣不到钱,哪怕为了孩子暂时做家庭主妇。

  05

  亦舒说:“一个女子没有经济能力,才会万劫不复,记着,勤奋事情、努力节蓄。”

  其实,认真剖析,不难发现,真正给人带来宁静感的不是金钱自己,而是在追逐金钱的历程中,人变得更自信,选择的规模更广,掌控人生的能力更强,才感受相对宁静。

  静水有个深刻的感受,越是缺钱时,感受花钱的地方越多,不缺钱时,反倒没有这种感受。

  用我爸的话讲,就是你越缺钱,生活越欺负你,黄鼠狼就爱叼病鸡。真是话糙理不糙。

  挣得越少,你就会越盘算,不舍得花钱,生活圈子越来越窄,人脉越来越少,只身的不自觉依靠男人,已婚的容易发生婚外情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越有钱的人越容易赚到钱,越缺钱的人越赚不到钱的原因,有钱人看到的随处都是赚钱时机,没钱的人大多畏首畏尾。

  其实,许多时候,我们缺的不是钱,而是见识和胆子。

  经历过太多轻易和无奈,我依旧不愿意搪塞人生,只要不认命,血泪里都能开出花来。

  总之,静水觉得,一小我私家有一颗勇敢的心就够了,就像师太所言,人真的要自己争气,一做出结果来,全世界都市对你和颜悦色。

  余生,让我们做一个勇敢的女人,合理计划自己的人生,不攀附不迁就,不自轻,不言弃。

  读别人的故事,长自己的见识,期待昕蕊的经历以及静水的分析能为你带来启发。

  作者:静水,自由撰稿人,高校兼职财税讲师,育儿事情者,品真情冷暖,悟苦乐人生,熬百味鸡汤,陪你把孑立变勇敢。

  END

  静水PS

  宝宝们:原谅静水今天推送晚了,因为孩子要开家长会,延长了几个小时,这个故事加看法的文你喜欢吗?

  昕蕊姐的故事,说实话,我早就想写,但真的心疼她,她的病很严重,朝不保夕的状态,但前段时间,还在自己挣钱自己治病,真的很扎心。

  一小我私家身处困境时,就会变得无助。我真的不忍心看着她在自己思想的泥坑里打转,思前想后,写了这篇文。整整写了一天,静水很慎重,写完让她过目后,才敢推送。

  不知道姐妹们怎么看?如果你有故事向静水倾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