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宵节的回忆(作者/王红芳)

  • 元宵节的回忆(作者/王红芳)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土味情话

  作者/王红芳

  餐饮支解线

  元宵节的那天早上,母亲会早早地带着自己专门为节日准备的红薯凉粉、糖果子、包子和馒头,和侄子一起来到我家,然后看着我们喝了美味的凉粉汤吃着又香又脆的果子和馒头,才开心地帮我整理屋子,这个时候大街上已是锣鼓喧天了。

  我们就一起去看这元宵的热闹了。

  往往天气是晴好的,带着一点早春的严寒,风似乎没有,随处都是欢喜和祥和的气氛。街上随处都是看热闹的人,演出的路段早已是水泄不通。

  每年都要演出的传统社火节目总是那么吸引人:舞狮子,踩高跷,威风锣鼓,扭秧歌……母亲总是全神贯注地看着,不是还会给我解说和评论:“鼓打得好!”“这秧歌队全是老年人!”……

  各个乡镇都在陆续演出节目,母亲说,咱村的也来了,一定得看看啊!你爸老早都在台前等着看呢,老姚都八十多了还来敲大鼓呢……

  说着说着我们老家的节目就上台演出了,八十多岁穿着大红演出服的老姚拿着鼓槌在大鼓边轻轻一点,一场欢快热闹威风的锣鼓演出就开始了,在这鼓声里我看到了一直辛苦劳作家乡人对生活的热爱,感受到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。

  “咱村的演出最好!”母亲说着和我一起为老家用力拍手……

  这个时候一般会碰到大姐,大姐就提起我今天生日的事。

  母亲笑了,欠美意思地对我说,今天是你过生哩,你看我真是老了,都忘了……

  母亲不仅把我姊妹四个养大,还把小辈的也养大成人,她支付太多的心血,她如何能记着每个孩子的生日和自己的受难日呢?

  生我的时候,太阳刚升起来一点,可能我是女孩的缘故,奶奶不管我和妈妈,而爸爸还要在县城上班,没人照看母亲,十岁的大姐就慢慢学着照看母亲和我,性格要强的母亲早早地就下床干活计划家务。

  为了洗衣服,她敲开冰冻的河水,她说那是彻骨的冷啊,可没措施……那么冷,她怎么舍得让大姐受罪?她一点一点用石头敲开厚厚的冰,然后就蹲在在严寒的岸边一点点去洗那全家堆成小山似的脏衣服,手冻僵了就相互搓搓或放到脖子里暖一暖,然后迎着寒风继续洗,母亲是个特别坚强的人,她说这算啥,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!她总是这样乐观地面对生活中的困难。

  那时候爷爷去世的早,两个叔叔都在队伍,两个姑姑也亦出嫁,只有五十岁的奶奶和我们一起生活,家里能挣工分的只有妈妈一小我私家,她像男社员一样不平输地劳作着:锄地,犁地,扬场、出粪……母亲用她并不强壮的身体顶着家的半边天,记得那次母亲在挑肥的历程中血糖太低居然掉进了化粪池……她被许多人抬着送到了家里,村医嘱咐大姐给母亲喂糖水,大姐哭着给她易服服,擦洗身体,我却只知道拉着二姐的手哭泣,并不明白心疼她,现在每每想起,心里全是不能替她分管痛苦不能尽女儿之责的心痛……

  小时候贪玩,一不小心从邻家的架子车上摔下,疼的不敢回家,一小我私家就坐在黄昏的路边哭泣,哭着哭着就躺下睡着了……母亲喊着我的小名随处地寻找,找到我的那一刻,看着我的可怜的样子,她哭着心疼地抱起我。那夜胳膊一直疼,我翻来覆去地哭喊,母亲一边用毛巾热敷,一边慰藉着我,她彻夜未眠。第二天她掉臂父亲的阻拦,赶忙背着我到了乡卫生院看……接了骨天色也黑了下来,母亲背着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满是泥泞的路上……那条黑夜雨中的5里路那么长那么难走,母亲的爱却照亮温暖了我整整一生。

  小时候的元宵节,甚是热闹。老家的村里人冬天一直都在排练节目,请县剧团的老师来村里教戏,敲锣打鼓,拉种种乐器的能人也都积极地加入其中,在外面上班的人就出经费支持,可谓“有钱出钱,有力着力”,全村上下拧成一股绳,把村里的文化生活搞得红红火火,大年三十到正月十六每天都有节目,放影戏,打篮球、骑自行车角逐,在古戏台上演老黎民自己组织排的大戏,踩高跷,倒骑毛驴……十里八乡的都市赶来看热闹。那一声声喝彩、惋惜声,那穿着大棉袄跺着脚也津津有味看大戏的神态,那追着高跷队看热闹的孩子,那发自内心的笑声全都在那个魂牵梦萦的家乡!

  正月十四晚上我会小心翼翼地拿着母亲新买的纸灯笼,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,兴奋地去找邻居的小同伴们几个“亮灯”,那温暖的小灯笼在平静的乡村里异常的美丽。可惜我们只能简朴地亮亮灯,十五才是重点。

  十五的那天早上,母亲会给我煮两个鸡蛋作为生日祝福,她说你今天过生多好啊,随处敲锣打鼓的庆祝呢!听着她的话和热闹的鼓声,小小的我就特别开心。

  晚上,条件好的都市在家门口挂上两个大大的红灯笼,小孩子们都出来了,穿着新衣服拿着心爱的灯笼三五成群在村里主要路上玩耍,今夜的灯笼可以肆意玩耍,随处都是孩子们的欢笑声,最后看着美丽的灯笼在玩耍的历程中被烧坏,或蜡烛燃尽才算尽兴。农村没有漂亮的种种花灯,这或许是儿时最美的期盼了。

  元宵节这天,是母亲的受难日,也是我的生日。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我总会想起她,想起那些家乡的往事。六年前我受苦受难的母亲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我,今后有关她的一切,都是心里难忘的痛苦回忆。她的衣物还平静放在衣柜里,一切都是她在时的模样,我还不时地会想到她拿着工具泛起在门口时的情景,还会想到她纵然再惆怅也不给子女说只是红着眼流泪的痛楚,想到我亲爱的母亲倾其所有真心待人,结果却是尝尽世间炎凉,受尽病魔折磨含悲离去……

  这些年总是不敢触摸心里这最痛的伤痕,总是不敢回忆那骨血疏散的场景,总不敢相信最爱我的人远去的消息,总以为那个最爱我的人还会回来……

  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妈妈,你在吗?

  在那最辉煌光耀最平静的莲花旁,你笑着颔首。

  作者简介

  王红芳,笔名小熊,一个喜欢文学,喜畛刳文字世界里感受生活的感性70后。(资料由作者本人提供,《青萍文艺》编辑部整理)